看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
首頁 > 體育 > 籃球風云 > 正文

延安退耕還林 還出山綠民富

文章來源: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8-02-02 14:28:03

原題目:延安退耕還林 還出山綠民富(新時代 新景象 新作為)

  篳路藍縷,以啟山林。

  19年前,陜西省延安市率先大范圍實行退耕還林工程,在黃土高原上掀起一場洶涌澎湃的“綠色革命”。

  凜冽冬風挾裹著風沙肆虐,這是昔日延安給人的印象,現在的延安,再不是遍地黃土的舊樣子容貌。從黃到綠,再由綠而美,延安的退耕還林正演出進級版。

  刷顏值:綠色腳步進萬家

  來到白于山區吳起縣,汽車順著山路回旋。翻過幾道深溝,主座廟鎮李溝村躍入眼簾。

  村民李志財閑不住,裹身大衣在果園里修枝剪杈,“一入冬,瓦工活少了,恰好進果園忙一陣子。”順著果園遠望對岸山巒,灰白色沙棘林鋪天蓋地,一排排小油松掩映其間。銀白松青,煞是難看。

  19年前的山野,則是另一番氣象。進了窯洞盤上腿,李志財的思路回到1999年。“當時縣上告訴農夫,說要退耕還林。”他當時怎么也想不清楚,“先人留下的地,不種正經莊稼,卻栽樹,樹能吃?”

  “春種一面坡,秋收一袋糧。”蕭索荒山、漫天風沙,曾是紅色老區的“黃色哀愁”。絕地求生,延安吹響綠色沖鋒號:19年來,荒坡植綠,退耕還林1077萬畝;森林籠罩率由新中國成立時的不足10%,提高到如今的46.35%,植被覆蓋率達67.7%。

  退耕還林后,李志財拿到國度補貼,還騰出時光外出打工,種樹疑慮漸消。黃土高原上的造林高潮像支魔法棒,染綠了延安的川梁溝峁。

  延安并不止步于此。

  “19年來,這片土地由黃變綠。現如今,我們要由綠變美。”延安市退耕辦主任仝小林指著山坡上的刺柏油松告訴記者,“新時代有新氣候,我們要做到‘三季有花、四季有綠’。綠化要提質,老區要顏值!”

  “建設俏麗中國,為人民發明良好生發生活環境”,黨的十九大講演中的話語,點燃了老區國民創立“漂亮延安”的熱忱。

  走進寶塔區馮莊鄉杜坪村,山體坡面上,連翹、紫丁香、常青樹高下錯落;水岸庭院邊,衛矛球等花灌木挺立傲立。冬雪未消,藏起花木真顏;想必開春吐蕊,又是一川郁郁蔥蔥。

  敲開村民王破富院門,庭前幾株月季緊靠花椒樹,虬枝蒼勁。走進窯洞,一片綠色映入眼簾,綠蘿、吊蘭、萬年輕偎在爐火旁,蒼翠欲滴。

  “小時候一入冬,村里黃土落一層,哪里還想著在家種動物,種也種不活。”王立富感嘆,“如今后山變綠了,村里美麗了。看得人心境好,我也開端學養花了。”話音未落,老伴在一旁快人快語:“秋天剛下霜,他匆忙把花盆抱進窯洞,恐怕給凍壞了。”據懂得,僅寶塔區馮莊鄉,植樹、栽花等便達30萬株。

  “要綠化,更要美麗,延安的綠色理念正在升級。”仝小林說,“歲月流轉,百姓對綠和美的認知,有了全新的維度。生態跨入新時期,也融入萬家新生涯。”

  謀轉型:生態也能富百姓

  村民曾擔憂,樹不能吃。那19年后,鄉村吃啥?

  從衛星遙感圖上看,延安3.7萬平方公里土地上,綠色已成為主色調,與子午嶺、黃龍山、三北防護林融為一體,鑲嵌在黃土高原腹地。

  時空轉換,今非昔比。打好“綠色牌”,延安已有堅實的做作保障。

  “想當年,下場大雨,地皮都扯沒了,哪里還有肥?”寶塔區川口鄉木跟玉村村民胡志飛感慨,“當初趕上暴雨,心里也不懼怕。植被好了,都能種經濟林了。”

  他口中的“經濟林”,便是延安的新探索。

  “從前底子薄,就先以最快的方法綠起來。”仝小林告訴記者,退耕初期,延安所植樹種,以沙棘、刺槐為主,“而現在,我們的綠色‘增容’已基礎實現,下一步將瞄準‘增效’。”

  何謂“增效”?在延安市林分構造調劑打算中,一方面用松柏等長青木彌補逐步老化的沙棘、刺槐林,另一方面優先發展經濟林,在重視生態的同時統籌農夫好處。

  當年退耕還林,胡志飛在村里栽好沙棘、刺槐,就出去打工了。近兩年,他又返回家種上了蘋果樹。“過多少年到盛果期,收入就能翻番了!”胡志飛咧著嘴笑。

  要山坡的“被子”,仍是農民的“票子”?退耕19年間,這一爭辯曾重復呈現。如今,延安正鼎力推廣經濟林,洛川的山地蘋果、宜川的花椒、延川的紅棗、黃龍的核桃……靠生態產業致富的農民已不在少數。截至2016年底,延安林業產業產值達24.3億元。其中,干雜果經濟林15億元,森林游覽直接受入1.2億元,林下經濟、承攬園林綠化及林木種苗8.1億元。農民收入由1998年的1356元,進步到2016年的10568元。

  “19年間,農民離家又返家,一去一回,承載著延安兩次轉型的軌跡。”仝小林感慨,“退耕還林后轉型綠色產業,轉變的不僅是山水;百姓擺脫了千年黃土約束,在‘被子’與‘票子’旁邊,探索全新的生活。”

  再征戰:延安精力展激情

  退耕還林并非“一刀切”。天然條件、經濟程度迥異,造林后果可能天地之別。

  吳起縣鐵邊城鎮王洼子村,便是一例。

  從縣城驅車兩個小時,一路向西。翻過一座座山坳,遠處梁峁上,漸次蕭索起來。沿著狼兒溝河平穩,路越走越窄,河岸枯敗的黃蒿與冰草,也越來越稀少。

  “我們這兒,十樹九不活。”同行的村民談論,“退耕還林種的樹,旱逝世的多呦!”

  退耕地里鹽度高,村民無力補種。荒山頭上,只能靠飛播沙棘種子,生死看天。這里的退耕還林怎么搞?

  條件艱難,吳起縣正摸索新方式:發展家庭林場。從王洼子村走出去的企業家馮建福,想通過粗放化管理,綠化故鄉。

  “我申請了老家近3萬畝荒山,1/3種長青木,其余種山桃、山杏等經濟林。”馮建福告知記者,“等樹苗驗收獲活,才干領每畝400元的補助款。12年后,所有林場全體交還給庶民。”

  站在王洼子村,榆林市定邊縣隔梁相望。背陰的坡地上,仍白雪皚皚。63歲的村民馮世榮警惕撥開殘雪,一株20厘米高的松苗探出嫩綠的腦袋。

  “這場雪好,能保住墑。”本人種的苗,馮世榮愛惜有加。去年,他在林場栽了兩個月樹,天天工資120元,僅務工就掙了7000元,“林場的路也修寬了,咱們出村都便利,以前只能走個驢蹄蹄。”

  吳起縣目前已發展4個家庭林場,全部在荒山貧乏之地。天然前提雖苦,卻難擋“再次征戰”的豪情。退耕還林的“綠色畫筆”,不能落下任何一片土地。

  “延安退耕還林升級版,詮釋著一種美。”延安市林業局局長付天平非常動情,“假如說,扮靚鄉野是顏值之美、綠色工業是轉型之美,那么不落荒山、再次征戰,則是迎難而上、向天而歌的精神之美——這與永放光輝的延安精神一脈相承。”

推薦文章:
看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